寰球期货

正文 第2卷 389 路易斯的电话

作者:安知晓
    .

    <

    从张家回来,程安雅的心情非常沉重,一路静默无语,张波的骨灰打破了张家快乐的气氛,张夫人,张大少奶奶等人的哭声好似还在耳边响着,张家小一辈的几位少爷狂怒深恨,声称要给张波讨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反应都是哀恸,愤恨,程安雅眸光深凝,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张老司令并没有责怪她,反而感谢她把张波的骨灰带回来,能让他的魂魄回到张家,张家所有人都是感激的,可越是感激,她心中越是沉重。

    说不上谁对谁错,但毕竟是一条人命没了,她免不了把责任揽上身。

    叶三少很安静,一路无话,又回到家里,两人都没吃晚餐,程安雅没什么胃口,叶三少也没什么胃口,索性都不吃了。

    洗澡后,心情稍微舒畅点,叶三少还在书房忙碌。程安雅累了一天,和李芸打了一通电话后上床休息了。睡到半夜感觉床一塌,接着人被抱进一个温热的怀抱中。熟悉的体味,拥抱的力度,唇上被人重重吻着的感觉,都那般的令她安心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天亮,她是饿醒的。

    身边床铺已凉,叶三少早就起床,她偏头一看时间,惊呼一声,赶紧起来,匆忙梳洗换装下楼,叶三少正在餐桌边看报纸,桌上有两份早餐。

    醒了叶三少抬眸一笑,整个人笼在晨光中,精致中带着一份慵懒,美得令人心动,程安雅看得有一瞬间的痴迷,几欲忘了今夕是何年。

    这男人可真够妖孽的啊。

    上班都迟到了,你怎么没叫醒我程安雅匆匆过去,早餐还有热气,他刚做好不久,味道虽然比不上小奶包做的,但也不差,感觉还不错。

    迟到有什么关系你不去上班都没人有意见。叶三少霸气一笑,他是叶三,公司是他的,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程安雅白了他一眼,懒得理他,突然说道:我们要请个钟点工么

    做什么

    打扫,做饭什么的。

    不用了。叶三少合上报纸,他已看完了,他把报纸放在桌上,拿起咖啡喝了一口,淡淡说道:我做饭,你扫地,整理房间。

    他素来不喜有人进入他的私人空间,以前他一个人的时候,也是一个礼拜请人打扫一下房间,他又不需要在家里做饭,其余的家务都自己动手,别人多留一分他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程安雅看着楼上楼下,这到扫起来很费劲啊。

    算了,她也股票 叶三少龟毛,就这么分工合作吧,她突然想念她的小公寓,想念她的万能儿子,宁宁啊,不在身边才股票 他多重要。

    叶三少唇角扯了扯,对一个把儿子培养成万能保姆的老婆,他不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对了,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们上民政局一趟。叶三少风轻云淡地说,那表情好似在说,今天要下雨,出门请带伞。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,正在喝咖啡,眼睑半垂,遮去眸光中的笑意。

    结婚啊程安雅拉长了声音,一个月前,她说,等路易斯的事情过后,他们就结婚。被路易斯囚禁在岛上的时候她在想,早股票 她就不矫情了,早点和叶三少结婚多好。

    以前不想嫁给叶三少主要是因为,她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他是真爱她,还是因宁宁而假装爱她,因为叶三少比谁都希望有个家,所以他要假装爱上一个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她已完全打消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她想起他们落海的时候坐在那岩石上看漫天星芒,那时程安雅就在想,一旦脱困了,她二话不说肯定要和他结婚,叶太太这个位置她要定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安全了,起码暂时是安全了,和结婚没什么区别,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,说不想嫁给叶三少也太矫情了,这不是程小姐的作风。

    不想嫁叶三少眉梢一挑,重眸深沉,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杯子,徒生几分凉意。

    程安雅一笑,我是在想,年底结婚,大肚子穿婚纱会不会不好看

    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大着肚子结婚,这样笨重又难看。

    叶三少圆满了,顿时阴云散去,阳光明媚,那就过年前办了。

    随意。

    他轻笑,又喝了一口咖啡,偏头看沉思的程安雅,她这次不刁难了不让他求婚了当初是谁说没有9999朵玫瑰求婚不够诚意的

    只是女孩子家该享受的,他一样不缺,都会给她。

    叶三少手指在桌上敲了敲,声带一丝不满,程小姐,我们在说结婚,你好歹给个愉快的表情怎么样这样子怎么让我有逼良为娼的感觉呢

    程小姐,o╯╰o。

    逼良为娼,默,叶三少,你这是什么破比喻

    程小姐咧嘴一下,表示开心,叶三少翻个白眼,直接拽着她的手臂把她带入怀里,压着她的后脑勺,狠狠地亲吻。

    叫声老公来听听。叶三少摩擦着她被红肿的吻,鼻尖抵着鼻尖,他的眸又黑又亮,深邃如海,好似要把人都吃进去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令人很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美得你。程安雅胡乱推开他,一蹦离三尺,上班啦。

    他摇头笑,跟在她身后出了门。

    结婚啊

    他开始有点期待了,盼她穿白纱,穿过这么多年的离别,这段日子的生死相依,和他一生一世爱一次。

    站在安宁国际大厦前,程安雅看那两个字,唇角掠起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安宁

    叶三少说,他的成就都在这里,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阿琛,那些话再说一遍。程安雅拉着他的袖子求道,她没有亲耳听到那些话,只是从报纸上看的,总觉得不真实,这么矫情的话不似叶三少会说。

    可在他们母子生死不明的时候,也许,他真的盼她听到,然后为他撑下去,有一天和他回到这里,看看他的心,他的安宁。

    忘了。叶三少一脸平板往里走,耳根微红。

    别啊,说嘛,说嘛,我还不股票 你当初说什么呢。程安雅在他身后小跑,一边跑一边笑,说了抖说了,再说一次又怎么样嘛。

    他徒然一转身,眸光深凝,扭曲的微笑又挂在唇角,程小姐,你别得寸进尺,不然晚上又你好受的。

    程安雅,

    她大窘,脸通红,靠,叶三少,你还能再不正常一点吗谁家男人大庭广众下说这话的,他不要face,她还要呢。

    她得庆幸已过上班时间,来往无人,不然她得窘死。

    叶三少环胸,笑得妖孽群舞,程小姐,我说晚上让你做饭修理你呢,你想什么不纯洁的了

    他说罢,潇洒地进了安宁国际。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某三当成小强在地上踩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恭恭敬敬地和两人打招呼,通过安宁国际记者招待会后,程安雅和叶三少的关系已是安宁国际公开的秘密,谁都股票 她是叶三少的情人,看她的眼光又是羡慕又是妒忌。

    她一概不管。

    秘书室还是那几个人,水葱般站成一排欢迎叶三少归来,个个面带笑容,程安雅顿时有一种熟悉的干劲,又回到工作岗位了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刘小甜,你帮程小姐多分担点工作,她身边不便,别让她太累,上下楼送文件的事,你们自家分配,别劳烦她。叶三少叮嘱一声,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四人齐声应是。

    眼光暧昧地往程安雅身上飘,刘小甜神秘兮兮地凑过来,叶总对你可真好。

    程安雅一推她的八卦头颅,闪一边去。

    众女大笑,回到工作岗位上。

    程安雅一个月不在,暂时先熟悉进度,其实现在的安宁国际只不过是mbs国际改了名称罢了,依然以传媒、房地产和珠宝为三大主营项目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安宁国际的发展势头非常好,即便叶三少不在,他们也毫无松懈,发展非常稳定,耀华那边也没有施加压力,有唐四和林大的资金相助,安宁国际半个月就恢复了当初在mbs国际的水平。

    他人不在国内坐镇指挥也能有这样的效果,真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中午,叶三少和唐四、林大有约,商讨龙门一事,他留下黑鹰和六子保护程安雅,这才放心走了。他一走,众女一起到员工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纷纷问这个月来到底他们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当初叶三少在记者会上神色凝重,那么关键的时候,程安雅又不在,她们都暗中猜测程安雅出了什么意外。程安雅说是当初被人绑架了,不过很快就没事,两人都不着急回国,然后在罗马玩了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她说得有根有据,众女也信了。

    你们看真幸福,还能玩这么长时间,我们在公司做牛做马都要累死了。林雅丽哭丧着脸,大喊程安雅不讲义气,下次你要友情提醒叶三少,我们还在拼命呢。

    程安雅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对了,你和叶总的儿子呢,带来给我们看看啊。刘小甜对这个特别的兴奋,我买了当初的八卦杂志,他长得好像叶总,好可爱,好卡哇伊啊,你带来给我们玩玩。

    众女一致附和。

    程安雅微笑说道,他出国念书了,不在a市。

    众女一阵失望,程安雅轻笑,她家的小奶包果然杀伤力很大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安雅,你还不股票 一件事吧,老总裁,不对,是叶老头,他在住院的时候,耀华的老董事长去看他,两人不股票 起了什么争执,病房起火,差点两人都被烧死在里面呢,好恐怖。关如童说道,这事叶总还不股票 吧,我们还琢磨着要不要和他说,不如你决定吧。

    程安雅一愣,叶老和杨老差点被烧死

    这两人争了一辈子,这要同日同地死,到了九泉之下恐怕阎王都不安宁。

    没说是什么事吗

    没啊,根本就没怎么报道,不过杨老说是叶老头故意纵火要烧死他。陈娟说道,谁股票 真假,这事很快就过去了,他现在还在住院呢。

    程安雅点点头,叶三少若是股票 此事,恐怕只会冷冷丢一句,关我何事

    云氏财阀有什么消息吗程安雅问。

    众女相视一眼,刘小甜说道:也不见有什么消息,现在是云若熙当家,她和耀华的总经理走得很近,不股票 是不是真的会联姻。

    学长和云若熙么

    程安雅眉心微拧,心底叹息。

    正想得出神,电话铃声响了,她一看是个陌生号码,挑挑眉,接起,自报家门,喂,我是程安雅。

    那边静了下,没说话,程安雅疑惑,再看看号码,半分钟依然没说话,她心头一跳,沉声道:再不说话,我挂电话了。

    笑声从冰冷的机器中传来,一直冷到程安雅心底。

    安雅,别来无恙啊他的声音一贯的带着几分忧郁的气息,程安雅甚至能够想象到,那边的他,定然是一副忧郁王子的迷人气度。

    她脸色,微微发白,那十余天的恐怖经历,张波的死又一次涌上脑海,一遍又一遍地放大,她心头又痛又恨。

    手,微微颤抖

    .
登陆7z小说网(jrtz171.cn)阅读《亿万老婆买一送一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m.jrtz171.cn]

港股美股配资

高碑店配资

期货电子盘

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

期货平台

三门峡配资

广州期货配资

黄金炒股配资

上海特斯拉建厂股票

期货行情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