寰球期货

正文 第七十四章 AA的结婚证

作者:一世温良
    陆时宇眼中跃动着意外,语气充满贬低,“嫂子果然如传言所说,是个脑回路清奇的人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样子也不傻,怎么可能不清楚其中利弊?

    现在这笔订单他稳拿,还是以最低价格拿下。一但立功,陆震德大概率提拔他,这样就顺利摆脱基层职位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是个聪明的中国股市 ,唯独可惜了。”说到这,他的目光看向沉默不语的陆时琛。

    陆时宇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,迈着胜利者的步伐离开老宅。他走到陆尚契的车旁,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欧阳小姐,你的电话让我很意外。”

    车内的陆尚契正在打电话,狠狠吸了口夹在两指中间的烟,白色烟雾从嘴里缓缓吐出。

    陆时宇就坐在他旁边,车内非常安静,能清晰听见手机里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陆总,你我合作是当下最明智的选择。我的目标很简单,想必你心里有数。”她的声音虽甜,却带着侵略的进攻。

    陆尚契沉声道,“你作为欧阳家最器重的千金,要什么就是一句话的事,何必这么辛苦?”

    就算喜欢陆时琛,也有的是钱能找到机会接近他。

    “我欧阳岑岑做事自有道理,别以为我是个花瓶。合作后决不会拖您后腿,利益方面头脑想的明白。陆总,你最好慎重考虑合作一事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中国股市 强势且智慧,逻辑严谨的让人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陆尚契快速权衡一番,选择了合作,“我很期待你的表现,毕竟陆时琛和聂安夏还没成为法律名义的夫妻。以欧阳小姐的智慧才学,你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不会输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岑岑丢下自信十足的保证,通话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们不需要和这个中国股市 合作。”听见全程对话的陆时宇不悦开口,“到现在还要依靠中国股市 的力量,我没想到您这些年在国内这么苦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陆尚契反手掴了他一掌,“臭小子,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被扇懵了的陆时宇瞳孔紧缩,左半边脸火辣的仿佛在燃烧。他快速在脑中回想,自己刚才到底说错了什么!

    “你太让我失望了!今天要不是我替你圆场,你怎么和爷爷交代成果?他年纪大了,可眼睛还是雪亮的!要不是我和你妈,你就连踏进陆氏的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这些话,陆尚契本不想说,没想到这混小子还配资查询 起他了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的锤了一拳方向盘,“你该放下自以为是的架子,打起精神对付你那该死的堂哥堂嫂。给我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陆时宇心中的不甘被彻底挑起,双目中透露着熊熊烈火,“爸,这次我一定会做出成绩给爷爷证明自己!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他不止一次说过了。

    “别再让我丢脸。”陆尚契将光秃秃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,启动车辆离开了老宅。

    公寓。

    聂安夏心满意足的拍着肚子坐在沙发上,一副饱餐过后的惬意。

    “给你个剧透提示,明天有好戏看。”她拿起手边的冰可乐,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,带着气泡的碳酸在肚子里翻涌。

    看她这副好整以暇的样子,陆时琛疑惑不解,“明天是周末。”

    不必上班的日子里,配资官网 应当是风平浪静的,还能发生什么大事件?

    聂安夏把可乐都喝光了,揉了揉睁不开的眼,“惊喜就是要讲究神秘感,说出来就没意思了。好好休息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    交代完该说的话,她起身就回房间休息了。

    陆时琛虽然不理解,但也没对她怀疑,两人第二天都起的很早。一大早,聂安夏就收到了小简发到邮箱的证据,她现在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出发吧,去老宅。”放下手中的早餐,聂安夏看了眼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陆时琛也正好吃饱,不急不缓的起身,态度不客气的交代,“别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。”聂安夏眨眨眼,好奇的问,“户口本带了吗?”

    陆时琛的神情一恍,质疑的反问,“你没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看他这幅难以置信的表情,她非常肯定的点头,“当然。这是非常重要的道具,必须要带上。”

    听见道具这个词,陆时琛的心情很微妙,但还是照做不误。

    来到老宅,聂安夏从车上下来,让他先在车里按兵不动。看着视线中逐渐远去的背影,陆时琛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”他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“老爷,聂小姐说有重要的事找您,还说与陆氏的利益有关。”宋叔面色为难的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这要是别人也好打发,但聂安夏本质就是泼猴,可不是三言两语能糊弄的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。”陆震德取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,疲惫的捏着鼻梁骨舒缓压力。

    宋叔将门打开,聂安夏带着打印好的资料进来,朗声道,“陆爷爷,采购部出了问题。听取之前的教导,我来征求您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这礼貌的问话,倒是让陆震德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坐下说。”他扫了眼面前放置的桃木椅。

    聂安夏也不客气,将资料递到他面前再坐下,“陆爷爷,您先过目这份合同。我也是今早听说时宇已用最低价拿下全部原料,才急匆匆的来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合同有什么问题?”陆震德大致看了几眼,并没有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“陆爷爷,您再看看这份原料检验报告。”

    聂安夏也不着急道明真相,而是再递上一张报告单。陆震德只扫了一眼,立马就察觉出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“这批原料明显是劣质的,难道都被收购了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是被陆时宇全部收购的,不过价格压的很低,他也是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陆震德怒气磅礴的一拍书桌,“这些原料根本无法使用,就是白送也不能要!他居然还傻到花钱收购,这不是让人看笑话!”

    他气的胡子都快翘起来了,头痛的扶着太阳穴直叹气,“没一个省心的!”

    见时机成熟,聂安夏试探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陆爷爷,公司这般水深火热,我愿为您排忧解难。”

    陆震德头一次认真地把她详细观察了遍,仿佛在从她身上找点希望的光。片刻,他又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性格冲动,手法粗暴,不合适当领导者。”

    聂安夏应对自如,“我并非想借此机会攀上高位,也不会要陆家一分钱工资。我的心愿非常简单,就是能成为时琛最有力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从包里将协议书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张白纸黑字具有法律效力,是能够监督我的最好方式。倘若陆爷爷同意我与时琛结婚,那么我也将这份协议作公证。”

    聂安夏在赌,赌陆老爷子已经对陆氏兄弟失去了信任。

    “你要和他结婚,理由是什么?”陆震德深拧着眉头,对这件事的否决态度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聂安夏飞快地回答,“我不图财与利,只想付出的青春不被辜负,能与深爱的人结为夫妻,是我这辈子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她要的并不多,只想有个感情归属。

    “你很有勇气。”陆震德这辈子还没遇到这么潇洒的中国股市 ,倒让他在理智之外添了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陆时琛本就指望不上,多年未作出成绩的陆时宇也令人失望。可笑之处就在于聂安夏身上有领导者的气魄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既然这么痴情,我就不棒打鸳鸯了。”陆震德在心里转了圈主意,最后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聂安夏忍住狂喜,表面平静的回复,“谢谢陆爷爷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还要周旋好几天才能说服他,没想到首战就出师告捷,结果实在出乎意料。她迈着小碎步离开老宅,欣喜的上了陆时琛的车。

    “大功告成,去民政局吧。”聂安夏哼着欢快的小曲道,“我们AA,你出四块五,我出四块五。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民政局?”

    陆时琛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,忽然猜到了原因,“陆老爷子答应了结婚的事?”

    “对。仅凭未婚妻的头衔不足以让我有话语权,但结婚之后就不一样了。”聂安夏早为这一步做好了打算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满怀心事的将车开到民政局,两人不用多久就领了红本本。

    聂安夏盯着手中的这本玩意,把烫金的结婚证这三个字看了又看,拍了张图发微博便拉着陆时琛回家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我请你吃饭。”她豪爽的点了好几家外卖。

    等两人到家时,外卖也刚好就到。聂安夏把饭菜布置在桌上,厚脸皮的笑道,“你就当这些是我做的吧,反正我的厨艺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陆时琛从冰箱里拿出啤酒,开了盖送到她手边,“就这么简单的过?”

    他觉得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这还简单?”聂安夏扫视着挤满饭桌的菜,“我看这都快赶上满汉全席了,没想到你要求这么高。”

    陆时琛喝了半瓶的酒,目光直勾勾看她,“是你的要求太低。”

    结婚是人生大事,没想到她安排的这么唐突。

    “别愣着,快吃饭。”聂安夏催促他动筷子,自己也开始吃菜喝酒。

    两人都有食不语的习惯,各怀心事的吃了好一会。聂安夏刚准备再喝口,拎着酒瓶的手忽然一轻,才发现空了。

    她开了瓶易拉罐的,玩笑似的打算拉环套在他手上,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一瓶酒下肚,聂安夏的脸颊绯红,眼神也迷离的沾染着风情,看着他的神态中带着妩媚和诱人。

    陆时琛滚动喉结,用力拉着她的手把她带进怀里。

    没等聂安夏反应,他的大掌便轻轻摁住她的脑袋,两人的唇瓣贴上了。这个吻由浅及深,将气氛染上暧昧颜色。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陆时琛失控的松开怀中的人,准备将她抱起。两人才刚分开,聂安夏便柔弱的趴倒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她小小的呼噜声响起。
登陆7z小说网(jrtz171.cn)阅读《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m.jrtz171.cn]

港股美股配资

高碑店配资

期货电子盘

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

期货平台

三门峡配资

广州期货配资

黄金炒股配资

上海特斯拉建厂股票

期货行情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