寰球期货

7z小说网 >> 历史军事 >> 大明王冠(书号:43177

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疯狗陈瑛

作者:何时秋风悲画扇
    黄昏在家休养了几日。

    该来的还是要来。

    大朝会,朱棣处理了一些早就商量好的政事,下旨意让对应部门差办之后,看向狗儿,狗儿立即大声说有事启奏无事退朝。

    便见有人出列,“臣有事启奏。”

    都察院左都御史陈瑛。

    朱棣暗暗颔首,陈瑛还是很懂事的,问道:“陈卿家所奏何事?”

    陈瑛大声道:“臣奏,顺天行部尚书雒佥,任职期间,贪赃枉法,残暴无度搜刮民脂民膏,其人在顺天、应天大肆购买田产、地产,远远超过其薪俸数百倍,请陛下重处,清纲明纪。”

    朱棣哦一声,“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陈瑛立即拿出一大堆的“证据”来,请狗儿太监送至御前,朱棣“认真仔细”的看着,毕竟涉及到一位行部尚书,不能疏忽。

    众多朝臣见状,暗暗惊心。

    一位行部尚书,可是二品朝臣,而且在顺天那边总领诸事,其地位不比应天这边的人低,甚至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一般人还领不到这个差事。

    趁着朱棣看“证据”的时间,整个都察院的御史,除了“顾独坐”顾佐,其余人全部出列弹劾雒佥,连都察院右都御史吴中都不得不出来附议。

    朱棣见状还有什么说的。

    看罢“证据”,沉吟半晌,道:“既然罪证确凿,此事当严加处罚以儆效尤,着朕旨意送递顺天,让行部尚书郭资暂且权兼雒佥之责,纪指挥使何在?”

    纪纲急忙出列:“臣在!”

    朱棣道:“行文顺天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,将雒佥以戴罪之身押入诏狱。”

    怎么处置朱棣没说,但纪纲懂得起。

    陛下不说的意思,要么雒佥得在诏狱关一辈子,要么就得死,不过毕竟是一位行部尚书,还是需要等陛下的处决旨意。

    朱棣再次问道:“诸卿家可还有事启奏?”

    众臣噤声。

    该办的事都办了,还是早些回去罢,天气热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李至刚和兵部尚书金忠对视一眼,今天大朝会,发现陛下提都没提那件事,两人又想起之前听见的一幕,果断没有出列弹劾。

    弹劾个毛啊。

    别人两连襟都在一起喝酒了,你这个时候去弹劾,不长眼嘛。

    但是有人没放过这事。

    弹劾雒佥成功,陈瑛意气风华,他和黄昏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矛盾,不抓住这个机会弹劾才有鬼了,立即再次出列,“臣有事启奏。”

    朱棣微微眯眼,“不是已经启奏了么。”

    话音略有不悦。

    朱棣当然股票 陈瑛想干什么,所以在言辞之间隐晦的告诉陈瑛,你别给老子搞事,该你弹劾的人已经弹劾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”?

    陈瑛闻言心中一愣,旋即一横。

    怕什么。

    都察院的职责就是这个,占着道理呐,就算得罪陛下,他也没话可说,要不然都察院还有什么作用,形同虚设么。

    大声道:“臣要弹劾另一位朝堂臣子,此人身居重位,权柄关键之处,因一己之私,张扬无度肆无忌惮的公器私用,将京畿置于险恶之中,不斩不足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朱棣面无表情的听着。

    陈瑛不管不顾,暗想着今日必须弄死黄昏。

    大声道:“此人便是南镇抚司指挥黄昏,前些日子为了他个人利益,今日动用了京营,须知京营可是国家利器,非陛下之意不能擅动,黄昏此举不仅有谋逆之意,更是自居天子,实乃抄家灭祖的死罪,不斩不足以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朱棣唔了一声,扫视一眼,“众位卿家以为何?”

    心中极为不爽。

    偏生不能表现出来,这事你不能说陈瑛做错了,也不能说陈瑛公报私仇,因为都察院本来就是干这个恶人恶事的。

    淇国公丘福见状不妙,若是被陈瑛弹劾成功,他少不了要受个连带之罪,急忙出列为黄昏辩解,道:“回禀陛下,此事另有隐情,当时正值深夜,黄指挥夫人徐妙锦人间蒸发,各县衙和府衙几乎倾巢而出,而没有丝毫消息,黄指挥挂念爱情,是以出动了南镇抚司的缇骑,情有可原,至于后来的京营出动,微臣是在保证了大内和京畿城防的绝对安全的范围内,动用有限的兵力,绝不会危害国家。”

    朱棣嗯了一声,正欲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却听陈瑛怒哼一声,“淇国公,你这番话,我等可以认为你是在为黄昏开脱,要把调动京营的罪责揽到你身上吗?你虽然统领五军都督府,但没有陛下旨意,也不能调动京营士卒罢?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又道:“何况就算淇国公有这个职权,也不能用国家重器来讨好黄昏,这件事淇国公不理应同罪?”

    陈瑛哪管你丘福,索性连丘福也弹劾了。

    都察院就是这么霸道。

    管你国公还是王爷,只要它占着了道理,连天子都可以说一句,还怕你一个淇国公?

    丘福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讷讷着说不出话来,他可没陈瑛这么疯狂,所以没打算把姚广孝拉进来,可此刻他也理亏,真被陈瑛这么弹劾下去,国公位置不保。

    朝班之中的朱高煦很无奈。

    陈瑛现在就是一条疯狗。

    逮谁咬谁。

    他不能看着淇国公栽了,毕竟从父皇登基,淇国公丘福一直都是支持他成为储君的中流砥柱,不能因为一个黄昏损失这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急忙出列帮淇国公说话,却不料话没说几句,就被陈瑛辩驳了回去,朱高煦一见,好你个陈瑛,在父皇这边得了功,现在连我都不放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可朱高煦此刻也不敢和陈瑛硬撼。

    毕竟陈瑛站在理上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朱高煦很快想到了一个方法,他把纪纲推了出来,说那夜的事情,锦衣卫全员出动是有纪纲指挥使同意的。

    暗想着陈瑛和纪纲关系好,应该会收敛一下罢。

    哪里股票 ,陈瑛憎恨黄昏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,抓着了这个机会,哪会轻易放弃,笑道:“连纪指挥使麾下天子直辖的锦衣卫都迫于压力全员出动了,黄指挥好大的面子,陛下,诸位同僚,此事岂可一言论之了,我倒想问一下诸位,这大明的天子是陛下还是他黄昏?”

    杀人诛心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简直狠到没有朋友。
登陆7z小说网(jrtz171.cn)阅读《大明王冠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m.jrtz171.cn]

港股美股配资

高碑店配资

期货电子盘

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

期货平台

三门峡配资

广州期货配资

黄金炒股配资

上海特斯拉建厂股票

期货行情走势